沒有一份工作,你天生就适合
2018-08-23 16:03:00      發布人:系統管理員

  60後:還沒有就業就失業

  他,全球知名的結構生物學家,清華大學教授。一身三院士,除了中國科學院院士,他還是美國科學院、美國藝術與科學院外籍院士。誰曾想他的第一份工作,還沒有就業就失業了”。

  在八十年代的中國,有各種各樣的想法在沖擊我們。我是提前一年畢業,迫不及待走上社會。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去香港經商,合同都簽了,簽了以後還沒有得到履行,合同就又失效了,還沒有就業就失業了。

  我想了一晚上,在清華大學學生宿舍七号樓的三樓,決定出國留學,出去看看。剛去美國很迷茫,曾經想轉行到計算機、經管,我一定要好好撫養我的母親,我要掙錢,想了很多。但沒有想到,一旦進了實驗室以後,發現科學研究這個殿堂如此之神妙,出乎你的想象。

  自1995年的春天到現在,我從事相對而言比較獨立的科學生涯整整二十二年。應該說,這是最讓我内心得到平靜和滿足的一份職業。我有時候會在空閑,給我的父親(編者注:父親在他大學期間因車禍不幸離世。)寫幾句話,告訴他我在學術上取得了什麼成就,我的這些成就将來可能有什麼樣的應用,會對社會産生什麼樣的價值。做學術讓我内心重新得到甯靜,讓我内心得到很多滿足。

  他就是施一公,40歲時拒絕千萬美元科研經費毅然回國,任教母校清華大學。他在多個生物學領域的新發現,為開發新型抗癌和預防老年癡呆的藥物提供了重要線索。

  有人曾總結,他的人生軌迹,至今已經颠覆了學術界的不少傳說:誰說讀博毀一生?誰說學霸少努力?誰說尖子都書呆?誰說國内難科研?


  70後:任何事情都不會白白經曆”

  那是1999年,她作為北京廣播學院播音系的優秀畢業生,被分配到電視台。滿心想拿起話筒一展才華,台裡卻安排她先到行政辦公室幫忙,工作内容是裝訂人事檔案……

  剛分進電視台的時候,其實并沒有機會坐上主播台。我的第一份工作,是給全台的員工修訂檔案。長多少,寬多少,要按照統一的标準去裁剪,檔案裡模糊或空白的信息,要填補完整。就這樣,一把尺子,一瓶漿糊,朝九晚五,日複一日……

  我也郁悶過苦惱過,但最後還是選擇了開心面對,全力以赴。幾個月以後,台裡的一個晚會要用新人,我入選了。再往後,我順利地坐上了主播台,一直到今天。

  那段經曆告訴我,看似平凡、瑣碎、不起眼的工作,要做好也有大學問,也許你的第一份工作并不是那麼理想。但,活兒不分大小,沒有好壞,隻有認真地把手頭上的事兒做好了,才能有下一次機會。任何事情都不會白白經曆。

  坐得住“冷闆凳”,守得住初心,在看不見未來時積蓄能量,于熱鬧紛纭中保持清醒……這是《新聞聯播》主播歐陽夏丹的青春選擇,“什麼都不白學,總有一天都會用上”是種啟示。


  80後:沒有一份工作不委屈

  他出生在河南農村,14歲就到北京打工,當過保安、保潔,做過大廚、服務員,也幹過修理工、建築工……作為相聲演員成名之後,在央視《面對面》節目中,他提起15歲時的一段往事,依舊激動落淚不能自已。

  他:做服務員,啤酒寫錯了,人家就不願意了,罵我,各種侮辱我,我說給您打一個五折,不行,我說給您免單,352塊錢我掏了。

  記者:就為了那幾塊錢的啤酒?

  他:六塊錢兩瓶啤酒,六塊錢,各種侮辱我。

  記者:現在再想到這些事的時候,心裡浮現出來的是悲傷還是氣憤?

  他:我還是恨他,真的,春晚都上了,你是一個演員了,你掙的比原來多了,《面對面》這麼深度的節目采訪你,你應該說實話,你應該怎樣怎樣,你不應該恨他了,你應該感謝他,曾經怎麼樣,如果沒有他,你不會被開除,沒有他……我還是恨他,到現在我也恨他。我都道歉了,什麼好聽的話都說了,他還這樣。

  記者:你把它寫進過相聲裡嗎?

  他:沒有。

  記者:為什麼不?

  他:我不敢想,我不想回憶這段。從那大哥買單一直到他走,得有三個多小時在跟我糾纏,各種侮辱我,什麼好話我都說了……

  那時候,15歲的嶽雲鵬忍住了,什麼也沒說,掏了352元錢。後來一次偶然機會他拜師學藝,開始了相聲之路。十幾年之後,走上春晚舞台的嶽雲鵬終于沒能忍住,創作了相聲《我忍不了》,針砭日常生活中的不文明現象,幾番戲谑背後藏着一份難以釋懷的心酸,“沒有一份工作不委屈”。


  “90後”:《無論一個人幹哪種事業,都需要四個條件》

  朋友,你問我一個青年應該懸什麼樣一個标準,作努力進修的根據。我覺得這問題很難籠統地回答,因為人與人在環境、資禀、興趣各方面都不相同,我們不能定一個刻闆公式來适用于每個事例。

不過無論一個人将來幹哪一種事業,我以為他都需要四個條件。


  頭一項是運動選手的體格

  我把這一項擺在第一,因為它是其他各種條件的基礎。我們所以不如人者,全在旁人到六七十歲還能奮發有為,而我們到了四十歲左右就逐漸衰朽;旁人可以有時間讓他們的學問事業成熟,而我們往往被逼迫中途而廢;旁人能做最後五分鐘的奮鬥,我們處處顯得是虎頭蛇尾。

  一個身體羸弱的人不能是一個快活的人,你害點小病就知道;也不能是一個心地慈祥的人,你偶爾頭痛牙痛或是大便不通,旁人的言動笑貌分外顯得讨厭。

  意志力薄弱的人都懶,懶是萬惡之源。懶人沒有勇氣,應該奮鬥時不能奮鬥。遇事苟且敷衍,做不出好事來。懶人一味朝抵抗力最低的路徑走,經不起惡勢力的引誘,慣歡喜做壞事。

  懶大半由于體質弱,燃料不夠,所以馬達不能開滿。“健全精神宿于健全身體。”身體不健全而希望精神健全,那是希望奇迹。


  其次是科學家的頭腦

  生活時時刻刻要應付環境,過生活就是解決環境困難所給的問題,做學問如此,做事業如此,立身處世也還是如此。一切問題的解決方法都須遵照一個原則,在紊亂的事實中找出一些條理秩序來,這些條理秩序就是産生答案的線索。

  好比偵探一個案件,你第一步必須搜集有關的事實。沒有事實做根據,你無從破案;有事實而你不知怎樣分析比較,你還是不一定能破案。會尊重事實,會搜集事實,會看出事實中間的關系,這就是科學家的本領。

  要得到這本領,你必須冷靜、客觀、虛心、謹慎、不動意氣、不持成見、不因個人利害打算而歪曲真理。世界所以有許多不合理的地方,就因為大部分人沒有科學的頭腦,見理不透。比如說,社會上許多貪污枉法的事,做這種事的人都有一個自私的動機,以為損害了社會,自己可以占便宜。其實社會弄得不穩定了,個人絕不能享安樂。

  要社會一切合理化,要人生合理化,必須人人都明理,都能以科學的頭腦去應付人生的困難。單就個人來說,一個頭腦糊塗的人能在學問或事業上有偉大的成就,我是沒有遇見過。


  第三是宗教家的熱忱

  “過于聰明的人有時看空了一切,以為是非善惡悲喜成敗反正都不過是那麼一回事,讓它去,幹我什麼?他們說:安邦治國平天下,自有周公孔聖人。人人都希望旁人做周公孔聖人,于是安邦治國平天下就永遠是一場幻夢。

  古往今來許多成大事業者雖不必都是宗教家,卻大半有宗教家的熱忱。他們見得一件事應該做,就去做,就去做到底,以堅忍卓絕的精神戰勝一切困難,百折不回。


  最後是藝術家的胸襟

  自然節奏有起有伏,有張有弛,伏與弛不單是為休息,也不單是為破除單調,而是為精力的生養儲蓄。科學易流于冷酷幹枯,宗教易流于過分刻苦,它們都需要藝術的調劑。

  藝術是欣賞,在人生世相中抓住新鮮有趣的一面而流連玩索;藝術也是創造,根據而又超出現實世界,刻繪許多可能的意象世界出來,以供流連玩索。有藝術家的胸襟,才能徹底認識人生的價值,有豐富的精神生活,随處可以吸收深厚的生命力。

  我們一般人常困于飲食男女、功名利祿的營求,心地常是昏濁,不能清明澈照;一個欲望滿足了,另一個欲望又來,常是在不滿足的狀态中,常被不滿足驅遣作無盡期的奴隸。名為一個人,實在是一個被動的機械,處處受環境支配,做不得自家的主宰。

  在被驅遣流轉中,我們常是倉皇忙迫,常無片刻閑暇來憑高看一看世界,或是回頭看一看自己。不消說得,世界對于我們是呆闆的,自己對于我們也是空虛的。試問這種人活着有什麼意味?能成就什麼學問事業?

  所謂藝術家的胸襟,就是在有限世界中做自由人的本領。有了這副本領,我們才能在急忙流轉中偶爾駐足做一番靜觀默索,做一番反省回味,朝外可以看出世相的莊嚴,朝内可以看出人心的偉大。并且不僅看,我們還能創造出許多莊嚴的世相、偉大的人心。

  如果一個人具備這四大條件,他就不愧為完人了。我并不認為他是超人,因為體育選手、科學家、藝術家都不是神話中的人物,而是世間有血有肉的真實人物。以往有許多人争取過這些名号的。人家既然可以做得到,我就沒有理由做不到。我們不能妄自菲薄、自暴自棄。